« SCO UNIX下开启NFS服务 | 首页 | zhcon在slackware linux上的安装。 »

哭砂

黄莺莺、张惠妹、林志炫有唱过的一首老歌。
闭上眼睛静静的听,听自己的心在哭泣。
因为我不再有那么多的美好的权利。
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自己好象还很小。
只是感觉好好听,并不晓得其中如许多的思恋。
就象当初不晓得《春江花月夜》是少妇对远方丈夫无尽的想念。
慢慢长大,眼中有了美丽,也渐渐有了幽伤。
得到是一种快乐,同样追求是一种快乐,那为什么怀念就一定是悲伤。
很多的东西注定我这生只能在追求与怀念中度过。
在于我,得到是对完美本身的亵渎。
就象照片中的我,多么的真实。
经典的R&G(Rubbish and Garbage) guy.
造了这个词以记念每个厌我如恶蝇蛆之人,
随手抓一把砂掩了我吧,
粉饰这一小撮并不显眼的肮脏。。。。。

引用:

哭砂

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,
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,
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,
偶尔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,
宁愿我哭泣,不让我爱你,
你就真的象尘埃消失在风里,
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,
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,
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,
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,
难得来看我,却又离开我,
让那手中泄落的砂象泪水流,
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,
谁都看出我在等你,
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,
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,
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,
谁都知道我在想你,
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,
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.
music
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,
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,
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,
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,
难得来看我,却又离开我,
任那手中泄落的砂象泪水流,
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,
谁都看出我在等你,
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,
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,
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,
谁都知道我在想你,
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,
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.
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,
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.
(the end)


春江花月夜

张若虚

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
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!
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;
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。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
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
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。
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。  
谁家今夜扁舟子?何处相思明月楼?
可怜楼上月徘徊,应照离人妆镜台。
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指还来。
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。
昨夜闲潭梦落花,可怜春半不还家。
江水流春去欲尽,江潭落月复西斜。
斜月沉沉藏海雾,碣石潇湘无限路。
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。



引用:

本篇引用地址:
http://www.vetcafe.net/cgi-bin/mt3/mt-tb.cgi/2389

评论:

第一次<哭砂>是在高一,那个时候没有电脑,都比较早就关灯了.因为睡不着,每天晚上我都要和 跟我头并头的哥们听收音机节目,在夜里静静地听黄莺莺唱,感觉很好.

我也喜欢

发表评论

(如果您以前没在这里发表过评论,也许您发表的评论需要Blog主人的审核才能显示在这里,感谢您的静候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