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填空 | 首页 | 爱之无奈 »

车票::档案::家::年::白衬衫

  辗转回到家了,过年的车票居然如此的难买。票贩子真是一群可呼风唤雨的人物啊。最后幸亏一个东北的老乡把票原价卖给了我,因为没有零钱,还少要了我好几块。那是一个在上地软件园工作的瘦瘦的VIA的哥们。

  回到沈阳本来想把档案调出来的,但办理的时候人家说少一个未婚证明,我们真是有一个搞笑的户籍制度啊,一个人是婚否还要去找N个人拿N个证件去办理一个证明,而这些东东都是人办的,这也就不难想像重婚总是可以很轻松的发生了。由于马上就要过年了,所以有些东东找不到人来办,所以只能年后有时间再请假回来办了:(, 难道现在的网络只是用来聊天写blog的,政务从来是不用的啊。

  又想起关于自己户口的事情,在到外地工作前我是A单位的集体户口,我要辞职了,所以想把户口迁回老家,但老家的派出所说,要想迁回老家只有两个可能,一是回家买房,二是投奔父母。我暂时不可能买房,而且他们说只要过了18周岁就不够成投奔父母了。所以我虽然去了B企业,但户口还只能放在A事业单位的集体户口里,再说一句,我们真是有一个搞笑的户籍制度啊。

  和姐姐在沈阳转了半天,终于回到家了,在老家的火炕上睡到自然醒真是不比的享受,父母和爷爷也开心于我终于回家过年了,家的温馨在于你不觉无微中的幸福。

  年味真的淡了,家里最小的是我,而我已离而立之年却也如此之近了。对于成家我依然没有一个概念,总觉得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,如果这故事不得不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将是怎样的一个情景。

  临放年假回来,结识一个不错的好朋友,他居然和我是同一天生的,世界总是有那么多的巧合。:) 因为没看清楚他的工作卡,把他的名字叫错,后来我干脆添了一个字,叫他"白衬衫"。kevin被叫作这个的时候好像很无辜的样子。还有上面的提到的车票,我去VIA的兄弟那取车票的时候居然发现他们在同一个写字楼,世界真的有很多的巧合啊。于是kevin请我吃了不错的一顿工作餐,个人发现上地的餐饮风格和中关村的有些许不同。


引用:

本篇引用地址:
http://www.vetcafe.net/cgi-bin/mt3/mt-tb.cgi/2549

评论:

haha~还要未昏证明啊,我办理档案的时候没有用到这个,说明我看起来比较清醒啊!

发表评论

(如果您以前没在这里发表过评论,也许您发表的评论需要Blog主人的审核才能显示在这里,感谢您的静候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