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爱之无奈 | 首页 | Relax »

如鱼饮水 冷暖自知

  读朴月《西风独自凉》,晓《饮水词》,识容若...小说终是文学,戏剧化的人生,直白如墨,讳暗若雪。多情者自比,乏情者笑看。直至融入掩其喜忧的那掊黄土,也不曾见真情韵于天下,只是娓娓道来,片片长短句堆叠起阙阙未得与失去的哀愁。

  清者厌看世态种种,浊着乐游垢秽连连,不清不浊者闭了慧眼也封了邪想庸碌此生。可清者有否愿以满心晶莹涤去眼前半点的污,浊着曾否肯束一双手脚静守泥塘些许的澄。或许你我本清本浊,只缘这不和拍的一念成了天上人间的大多数...

  饮水的又何只是鱼,水又何只冷暖,唇干舌燥时能否真的有福份饮上那无论酸、涩、甜、苦抑或清冽的一杯啊...

 

《浣溪纱》

纳兰性德

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寒叶闭疏窗

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意重

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


引用:

本篇引用地址:
http://www.vetcafe.net/cgi-bin/mt3/mt-tb.cgi/2551

评论:

什么时候你也成了一文学青年了呢?

一直是文艺青年,嗯,是文艺青年...

发现您的文笔真的不错啦^_^

这里是讲文学的博客吗?

这是一个讲自己的blog,我不是学文的,所以谈不上文学。

飘在北京,感觉自知吧:)

人在江湖漂啊,谁能不爱刀啊,我一刀砍死你啊,我两刀砍死你...

美文

卧听门外早市忙
郁郁赖床懒着妆
弄厨惯常熬好汤
却忘曾想遣谁尝

发表评论

(如果您以前没在这里发表过评论,也许您发表的评论需要Blog主人的审核才能显示在这里,感谢您的静候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