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在水木找了几个下联 | 首页 | 夏至炸酱面 »

忆大学点滴

  记得午后那宣嚣的操场,赤膊的青年们用足篮排宣泄着烈火青春!操场边路灯杆上的大喇叭诉说着青涩的配乐朦胧诗,有中文的也有中式英文(Chinglish)的,不知当年写诗的是否在柴米中活出了诗意,读诗的有否成了某个诗人的爱妻。

  下午如课少可以提前到三食堂排队争口新出锅的鲜美。晚饭吃的太早,睡前总要靠守宿舍楼门的陈大叔偷卖的大个茶叶蛋加泡面来解饿,然后在熄灯后开着没完没了的午夜卧谈会,直到老大同志总结发言并勒令众兄弟次第睡去。

  早上总被学生会搞得睡眠不好,就算军训结束了依然会因为懒床和被子叠的不够方整而被通报批评。记得毕业前一毛头学生干部起床时间闯进我们寝室,见满屋狼籍昏睡,于慷慨陈词中提笔记录姓名学号,但当得知我们乃大五(注:兽医专业五年制)学长后道了声抱歉轻轻掩门而去。连搞学生工作的老师都慨叹学生会已不再是为学生服务的了,而是为教师服务的了。

  无论是社科大课时偷看过的情色小说,还是网吧CS大战中被误爆头的同伙,或是露天排档陪我一起流汗的冰镇啤酒。如今想来都如此的趣味非常。

  在若大的校园奔波于教学楼间像赶集一样去上课或实验,期末大考前自习室总是大片公映般满座,想找个舒适又有美人在侧的雅座要有运气+勤奋+策略。

  不知疲累的年少轻狂匆匆闪过,流金的岁月把青涩漂染成橙黄的甜美,却再也没有了当初那无知、无邪、无忌的快乐!

  毕业已近五载,无建业,亦无犯科,庸碌平淡为人,补记大学零杂秩事,空图个乐呵...


引用:

本篇引用地址:
http://www.vetcafe.net/cgi-bin/mt3/mt-tb.cgi/2588

评论:

这是传说中的小品文么?

博主牵运我的思絮了,可惜回不去了.

我也曾经年少过

好怀念

还是很年轻吗

发表评论

(如果您以前没在这里发表过评论,也许您发表的评论需要Blog主人的审核才能显示在这里,感谢您的静候。)